樱桃小视频樱桃短视频

【四川日报】巴蜀一脉相传 成渝一代诗风——简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

作者:曾益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0-09-03 浏览次数:3

  8月28日,《四川日报》第11版刊登了樱桃小视频樱桃短视频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王学东教授的署名文章巴蜀一脉相传 成渝一代诗风——简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据悉,该文系王学东教授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撰写的专门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四川日报》截图


巴蜀一脉相传 成渝一代诗风

——简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

樱桃小视频樱桃短视频  成都和重庆的现代诗歌史,2020年将是一个值得纪念之年。从8月5日开始,《四川日报》连续推出了“成渝双城诗歌大展”,并在“川报观察”客户端、“天府周末”版面上连续发布。这次诗歌大展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川渝两地的文学交流和合作,以文化助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这次大展上“成都诗人方阵”和“重庆诗人方阵”的推出,也就是将“蜀文化”与“巴文化”双峰并现,体现出鲜明的“巴蜀文化一脉相传”的强烈文化诉求。我们知道,一个作家或者诗人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抽象的世界,他所感受到的也不是一种抽象的生命,而是一个真实的乡土、真实的社会人文风俗。所以,一个诗人题材的选择、意象的营构、语言的呈现,以及个性气质的表达,与他的地域文化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乃至于他对自我、人生、社会和世界的认识,也都有着地域文化的深深印迹。

  表面上,巴与蜀本为相邻的两个古国,在秦并巴蜀之后,两地之间有了长期交流与互动、渗透与融合,逐渐融为一体。特别是作为“食象蛇”的巴所具有尚武而彪悍的火文化,与作为“葵中蚕”之蜀所形成的崇文而温顺的水文化,恰好具有天然的融合性和互补性,并最终形成了一个阴阳互补、刚柔并济的巴蜀文化,一个具有良性生长的独特的巴蜀文化,并催生出了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大家。
  20世纪四川(核心是成都与重庆)现代文学的诞生、发展,便是在巴蜀文化这“一脉”的哺育之下茁壮而繁荣的。郭沫若、巴金、李劼人、何其芳等的成长和创作过程之中,巴蜀文化便有着极为深刻的影响。也正是由于巴蜀文化的熏染与滋养,才孕育出现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堪与“京派”“海派”相媲美的“巴蜀派”。可以说,没有巴蜀文化这一个成都与重庆的共同基因和血脉,就没有成都诗歌与重庆诗歌的个性与色彩。
  这次“成渝双城诗歌大展”是川渝两地的诗歌共展,也可以说是继1997年重庆直辖之后,成渝诗歌的第一次最为集中的集体亮相。这不仅是诗歌的融合,也是川渝两地的融合,更是巴文化与蜀文化的融合。由此,这次“成渝诗歌双城大展”,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深度推进巴蜀文化的互动,彰显巴蜀文化强大的活力。而与此同时,这次大展还要突出当代四川文学与重庆文学的“巴蜀一脉相传”,进一步锻造当代成都和重庆诗歌共同的巴蜀文化基因和血脉,为成都和重庆诗歌的飞升提供更为厚实而磅礴的根基,为我们敞开了四川诗歌和重庆诗歌发展的新的向度和广袤空间。
  面对丰富多彩的四川诗歌与重庆诗歌,这次大展所涉及诗人还不够全面,而且所选诗歌的篇幅及其代表性也还可商榷。但绝对不可否认,这次大展所选取的诗人大多在当代诗坛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体现出了四川诗歌与重庆诗歌特色,由此可以说这次大展为我们呈现了“成渝一代诗风”。
  我们看到,本次大展中的栏目,特别突出地标示出了这些诗人的出生年代,展出具有鲜明历史意识。其中,第1辑是1941年—1965年生的诗人,第2辑是1965年—1978年生的诗人,第3辑是1980年—1999年生的诗人,总体包括从1941年生的张新泉到1999年生的诗人付炜等60位诗人,可以说涵盖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成渝两地的“老年诗人”“中年诗人”和“青年诗人”。因此,这次大展力图在“尺幅”之中呈现半个多世纪以来成渝两地诗歌面目和粗略历史,也为我们勾勒出了当代四川和重庆诗歌的一个基本轮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对诗人诗歌文本的选取方面,这次大展却并未重拾诗人的“代表作”,而是重点推出他们的“当下之作”,更为关注这些诗人们对当下现实生活的透析与洞察。如这其中最年长的诗人张新泉,他的这些诗歌就体现出一种新的高度。此前他的诗集《鸟落民间》《人生在世》等就注重诗歌与世俗现实的切合,在思想上注重关注民间生活,都充满了浓烈的生活气息。而此时,他的诗歌如《自画像》所写“注定痴性不改”一样,依然沸腾着强烈的诗性精神。在《献词》中,诗人写道“那么宽的草地啊那么少的羊/那么蓝的天啊那么大的晴朗”,面对这个丰富的世界,他将存在之思和求索之路指向了永恒之神,体现了他对社会历史、人类命运的上天入地的勘探野心,以及对个体命运的无限敬畏之心。
  另外,风格质朴流畅的傅天琳,不仅依然保持着女性特色的情感体验和女性独特的想象力,而且此时的写作,则更加燃烧着对生命本体与人类精神困境的追问。《窦圌山问》堪称为当代诗歌的一首“小天问”,“谁最静/谁最从容,谁最沉稳//谁能在山水里一坐千年/谁仅凭一座星空几滴鸟鸣/嚼墨弄//随身行囊要尽量地空/尽量地轻/谁舍得把功名、利禄/统统扔掉!谁舍得捣碎//捣碎自己的明月/捣碎词语制造的娴熟技艺”。在她对生命存在的那种如鼓点般密集,如锋刃般锐利的追问中,既显示了她酣畅的先锋和创造精神,又展示了她拳拳的生命脉动。
  除了他们之外,其他的老年诗人、中年诗人、青年诗人,都有着特别的探索和独特个体诗学,这里就不再一一分析。
  虽然,在个体经验、巴蜀文化与宏大历史的笼罩之下,他们不仅有着不同的生命场景与历史意识,也拥有不同语言范式和修辞技艺。但他们却在不同层面,一同为我们打开了这个时代的历史细节的秘密和生命存在的意义,彰显了川渝诗歌汹涌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以及透视生命与塑造灵魂的精准能力。由此,这次“成渝双城诗歌大展”,是对川渝诗人的一次集中呈现和检验,也是川渝诗人对一个时代的诗性见证,让我们看到当代“一代成渝诗歌”的璀璨辉光。
  当然,此前川渝诗歌也有着较多的选本,可以说也有着不少的“诗歌大展”,但这次“成渝诗歌双城大展”却有着不同新意。在中国现代新诗的发展过程中,如果没有在现实的境遇中展开和摩擦,那所有的诗歌都将只是一些抽象的名词和空洞而无力的词语而已。而这次大展,既在“巴蜀文化一脉相传”这一“现实境遇”上为“成渝双城诗歌”培根,也在诗人的个体历史经验这一“现实境遇”中“铸魂”。同时,这次大展又是在主流媒体《四川日报》的“天府周末”版、川报观察客户端上连续推出,还显示出与社会这一“现实境遇”对话的倾向,或者说与读者的“对话”的倾向。与众多具有“小圈子”性质的诗选相比,这次诗歌大展可以说是一个“大圈子”,是主动对日常生活和世俗大众敞开诗歌,也是主动在日常生活和世俗生活之中萃取诗歌。
  可以说,这次“成渝诗歌双城大展”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不仅让我们看到,在川渝诗歌中“巴蜀一脉相传”的底色,也在当代诗坛标示出了“成渝一代诗风”,进而也让我们对成渝诗歌有了更多的想象和更大的期许。当下,巴蜀文化之复兴为我们夯筑了独有的地基,让我们有了独特的血脉和基因。此时,我们还需要站立在人类文化的高度,真正为当代诗歌贡献出厚重而大气的史诗般的诗歌作品,真正为世界诗歌“开一代诗风”。


相关链接

四川日报:王学东|巴蜀一脉相传,成渝一代诗风 ——简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

川报观察:王学东|巴蜀一脉相传,成渝一代诗风 ——简论“成渝双城诗歌大展”

责编:

编审:翟元平